“真是一言難盡啊。”說著說著,這個40多歲的男人眼裡閃出了淚花。
  他姓金,是紹興市區的一個建材批發商。一年多前,他的妻子把一筆66萬元的積蓄誤打給了騙子。
  從此,他們走上了追錢之路。
  這條路,走了一年多,橫跨全國十來個城市。直到今天,“還有2萬多元沒要回來。”金老闆嘆著氣說。
  這個曲折的故事提醒我們,打錢時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還有一點也很重要,身份證丟了一定要及時補辦。
  66萬元誤打給騙子
  被轉到10個賬戶
  故事的開始,是在去年的1月23日,金老闆的朋友向他借筆錢,要66萬元。
  那天中午,金老闆把朋友的賬號發給了妻子,讓她去打錢。
  巧的是,在去銀行的路上,妻子收到了一條短信:卡號有變更,請匯至××××××××,陳青。
  妻子沒怎麼多想,就去匯了錢。回來一說,金老闆知道被騙了。
  “這是詐騙短信。”夫妻倆一邊報警,一邊趕到了銀行。
  經過查詢,騙子的賬戶開在合肥。銀行立即給合肥的開戶行打了電話,但對方說:“手續不齊不能凍結”。
  怎麼辦?金老闆兩口子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這時,警察趕到了,他們聯繫了合肥當地派出所。銀行對這個詐騙賬戶進行了臨時凍結。
  此時,66萬元巨款已經被轉到了10個賬戶上,幸運的是沒有被取走。
  這些賬戶分別是在安徽10個不同的網點開戶的,涉及合肥、淮南、阜陽等地,其中有的網點還在鄉鎮。
  要命的是,臨時凍結只有3天的有效期。也就是說,3天之後,騙子就可以把錢取走。
  怎麼辦?金老闆心急如焚。
  錢還能拿回來嗎?怎麼樣才能拿回來?金老闆求助警方。
  負責辦理此案的是紹興越城區城南派出所副所長俞華良。
  “還有一個辦法。” 俞所長說,就是進行司法凍結。因為司法凍結的期限有6個月,能夠為破案和追錢贏得時間。
  當天下午,他們火速趕往安徽。
  在接下來的3天時間內,他們成功將10個賬戶進行司法凍結。
  “後來,由於凍結時間到了,我們又特意趕去安徽再凍結了兩次。”俞華良告訴記者。
  這10個賬戶
  全是騙子用他人丟的身份證辦的
  警方查證,10個賬戶,共有6名戶主,他們分佈在全國各地,其中兩人在廣東,1人在江蘇,兩人在湖南,1人在重慶,多是打工者。
  奇怪的是,戶主們並不知道有這個賬戶,他們的一個共同點是:都丟過身份證,沒有及時補辦。
  這又是為什麼?俞所長解釋說:騙子用了他們的身份證去開戶。
  要取回這66萬元,就必須先找到丟失身份證的這6個人。
  金老闆有些不明白。
  按照銀行的規定,經過掛失、銷戶、辦理新賬戶等一系列程序,才能從新賬戶中將錢取出。“所以,要把錢從10個賬戶中取出,必須將所有的人都‘請’到安徽的10家銀行走一趟” ,俞所長繼續解釋說。
  那麼,這6個人在哪裡?他們找得到嗎?找到了,他們會出來幫忙嗎?這些依然是未知數。
  金老闆夫妻再次陷入了迷茫。
  他追了一年多
  終於追回64萬元
  警方調閱了多方的信息,才確定了這6人的身份和地址。
  第一個找到的是廣東打工的劉女士,根據銀行信息顯示,她的賬戶被打了30萬元,是最大的一筆。
  她懷孕了,一開始沒答應幫忙。金老闆說,他可以包飛機票,再補貼誤工費。
  劉女士終於答應到合肥處理這件事情。
  經過掛失、銷戶、解凍等一些列複雜的程序後,去年5月份,金老闆拿回了第一筆30萬元。
  有一個打工者邵某,他被開了5個賬戶,每個賬戶匯了2萬元,在跑了5個網點後,終於將這10萬元錢取出。
  在66萬元中,有20萬元被轉入了湖南人張某的賬戶,成了最難啃的“骨頭”。
  民警調查到,張某在廣州打工,電話一直聯繫不上。
  去年11月,金老闆去了趟湖南,趕到張家瞭解情況,希望家屬能幫忙。但是,被拒絕。
  從湖南迴來後,金老闆意外收到了張某的電話,他在電話里把金老闆罵了一通,覺得他們是想騷擾他的家人來詐騙。
  不過,也因為這通電話,張某的聯繫方式終於有了。
  警方出面溝通後,張某說,讓民警和金老闆一起到廣東找他。但一到廣州,他卻怎麼也不肯露面。
  一晃一年多過去了,上個月,金老闆和民警再次來到湖南,找到了張家。已經在湖南長沙打工的張某終於同意。
  於是,大家又坐動車趕到了合肥,將20萬元從張某的賬戶中取出。
  金老闆說,至今,被短信詐騙的66萬元已經追回了64萬元,只剩下重慶的付某賬戶上的兩萬元。
  為了最後的兩萬元,民警也趕到重慶去做工作,目前聯繫還在進行中。
  警方提醒說,匯錢時一定要多留意,千萬不要給陌生賬號匯錢。另外,還有一點很重要,丟了身份證,一定要及時去補辦。
  (原標題:為了找到這6個人他跑遍了全國10多個城市)
創作者介紹

3d室內設計

ot57otjc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