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地時間2013年12月26日,日本東京,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抵達靖國神社。這是安倍晉三在兩次任期內的首次參拜,也是繼小泉純一郎之後首位參拜靖國神社的在任首相。
  原標題:安倍執政一年推動日本急劇“右轉”右傾化道路究竟還要走多遠?
  國際在線消息(記者 王洋、謝宏宇):12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其第二次執政滿一年之際,悍然參拜供奉有日本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以強硬的保守姿態為他的年終總結划上了一個“驚嘆號”。在這一年中,安倍高舉“安倍經濟學”大旗站穩了腳跟,叫嚷著“中國威脅”游走於世界各國、推銷所謂的“價值觀”外交,沿著其暗地裡描繪的“安保政策大轉換” 路線一路狂奔。一片甚囂塵上過後,二戰後日本長年積累的和平基礎已經搖搖欲墜。人們不禁要問,這條於己於人皆無益處的右傾化道路,安倍究竟還要走多遠。
  安倍晉三:“今天,我在靖國神社進行了參拜,合起雙手,對為日本犧牲了寶貴生命的英靈表達尊崇之念,並願其靈魂安息。”
  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前往位於東京的靖國神社參拜後,對媒體作出了上述表態。包括第一次安倍內閣在內,這是安倍在其就任日本首相期間首次參拜靖國神社。同時,這也是自2006年小泉純一郎在“8.15”日本戰敗日參拜靖國神社以來,首次有日本在任首相進行參拜。對於安倍此舉,“繼承和發展村山談話會”理事長藤田高景表示,這種“愚蠢行徑”正暴露了安倍的“鷹派本質”。
  藤田高景:“這一次安倍參拜靖國神社,讓他的危險本質顯露了馬腳。安倍的本質,就是意圖全面破壞支撐了日本戰後發展的和平與民主主義憲法體制,不得不說他是一位極其危險的‘極右政治家’。這種將其真實意圖暴露無疑的政治行動,是非常愚蠢的行徑。”
  今年年初,安倍晉三以“安倍經濟學”政策高調復出,他把自己的這項經濟政策解讀為:通過“大膽的金融政策、具有機動性的財政政策、激活民間投資的經濟增長戰略”的“三支箭”,實現提振日本經濟的目標。在日本央行配合出台的大規模貨幣寬鬆措施這一劑“猛藥”過後,日本經濟初見起色。這一張“經濟牌”,給安倍內閣的支持率提供了強力支撐,令其執政根基在參議院選舉後得以迅速穩定。但眾所周知,安倍是日本政壇中“鷹派”政客的代表人物,在站穩腳跟後,安倍很快便將“鷹派”本色暴露無疑。
  今年4月下旬,安倍在國會答辯中出言貶低對日本在二戰時期的殖民統治與侵略罪行進行反省和道歉的“村山談話”,甚至妄稱“侵略定義在學術界和國際上尚未確定”。在此之後,先是日本維新會共同黨首、大阪市市長橋下徹公然聲稱“慰安婦制度為戰時所需”,又有副首相麻生太郎拋出“納粹式修憲論”, 無一不是對現今國際社會基本常識與人類道德準繩的嚴重挑釁。對此,日中科學技術文化中心理事長、福井縣立大學名譽教授凌星光指出:“我認為,日本的右傾化是很明顯的。從日本的歷史來看,整個戰後日本一直走了和平發展的道路,從這一點來看現在逆轉了,所以講這是嚴重的右傾化。日本右傾化的問題,我們必須要警惕,另外也要註意到其今後的發展方向。”
  12月6日,安倍政府與執政黨不顧日本輿論強烈反對,連夜在國會內強行推動《特定秘密保護法》獲得通過。此舉招致了日本國內強烈抗議,當地民眾的集會游行活動在各地此起彼伏。
  日本輿論指出,“保密法”是創建日本版“國家安全委員會”的配套法案,這是安倍政府在安保政策大轉換上邁出的第一步。此後,預計日本政府將進一步強化日美同盟,並相繼開展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則”,以及為解禁集體自衛權修改憲法解釋等一系列活動,甚至是全面致力於修改憲法。19日,安倍在東京發表演講時就其安保政策稱:“這周,我們制定了日本第一個《國家安全保障戰略》。現在有朝鮮的核與導彈問題。中國單方面劃設了防空識別區。以西南地區為首,為了確保日本周邊的廣闊海洋及天空的安全,有必要強化自身的防衛態勢。這周,我們還對防衛大綱進行了徹底修改。”
  12月17日,安倍政府內閣會議通過《國家安全保障戰略》與新《防衛計劃大綱》兩份安保政策上的指導性文件,著重渲染“地區國家威脅論”。另一方面,安倍政府還在內閣會議於24日通過的2014年度預算案中砸下392億日元(約合人民幣22億元),作為海上保安廳的“體制建設費”,明確凸顯出了其“以中國為靶心,重點提高離島防衛”的強硬姿態。
  在外交領域,安倍提出“俯瞰地球儀”式的“價值觀”外交,強調以“日美同盟”為主軸,與“擁有共同價值觀”的國家加強合作。其中,東盟地區備受重視。安倍上任不足1年,即遍訪東盟10國,本月14日在東京舉行的日本與東盟特別峰會更被日本輿論比喻為安倍外交的“收穫節”。不過,雖然安倍意在通過經濟援助拉攏東盟在地區安全問題上接受日方提議牽制中國,但這一目的顯然已經落空。對此,日本福井縣立大學名譽教授凌星光指出:“他的目的很明顯,就是要擴大日本的影響,使中國孤立。但這個目的達到了沒有?沒有達到,已經失敗了。但現在日本媒體的炒作上不顯露出來,好像很多國家還是比較有共鳴的。也有一些日本媒體已經發出聲音指出,這種與中國為敵的外交,東盟國家也好,其他國家是不會贊成的,但這種聲音還不那麼大。所以,現在日本一般的老百姓還不認為安倍的這種外交已經失敗了。所以說,我們還要繼續加強與日本在這方面的鬥爭,要使得安倍的‘價值觀’外交、這種反對中國的外交徹底破產。”
  在安保政策上,軍事意圖凸顯與日本在戰後確立的“和平主義原則”背道而馳。在外交政策上,樹立敵對國家與提倡“合作共贏、求同存異”的國際關係主流格格不入。顯然,安倍政權正在推動日本急劇右轉,以達到其打破和平憲法體制,實現其打造“軍事、政治大國”夙願等深層次目的。但安倍是否會就此“一路向右”,凌星光認為,需要做兩手應對的打算。
  凌星光說:“變化還是有可能的。有一種說法是,安倍還是有著現實主義的一面,另一方面是他會追求他理想主義的東西。但比如說,他的‘價值觀’外交到處碰壁了,他就不得不走現實主義的道路了,正視跟中國與韓國的關係,都有可能。這方面我們要做出努力,但我們也要有兩手準備。要促使他轉變,但很可能他不會轉變,那我們就要做長期打算了。現在安倍的種種對華政策是不利於日本的國家利益的,那到時候,慢慢地日本的老百姓認識到了,日本的輿論發生變化了。屆時,就會有新的政治家向安倍發出挑戰,來代替他。所以,要麼是安倍自己變,要麼是別人代替他。”
創作者介紹

3d室內設計

ot57otjc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